首页 > 历史军事 > 诡三国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2338章橘麻当桨否(1 / 2)

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WWW.biquge775.com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汉中南郑府衙之中,汉中大将军张则正坐在堂内。

大将军,自然是尊贵无比,但是加上了『汉中』二字之后,就有些不伦不类,不尊不卑,有些让人不清楚到底应该算是一个什么样子的状态。

就像是现在,南郑城中,谁也不清楚张则具体是怎样的心思,究竟汉中是一个怎样的状态。城门闭锁,消息不通,但是越是如此,便是让人越发的不安。

在府衙内外,不断地有人进进出出,既有四下去传令的差官,又有匆匆而来回禀最新军情的传骑,还有各色请示各项事宜的官吏。每个人都行色匆匆,脸上或多或少呈现出一些惶惶的神色。

府衙厅堂之外,院落之中,以及府衙高墙之上,矗立着不少的甲士,身上都披着甲胄,严肃的盯着每一个进出的人,就像是这些人当中有可能出现叛徒,也随时有人会从袍下掏出刀枪来刺杀张则一般。

在府衙之外的门廊之处,一些前来探听消息的人,或坐或站,或是来回走动,脸上也有些焦躁和慌乱的神色,和平日里面的雍容富贵的气派完全不搭,即便是有几个强撑着平稳气场,但是时不时往府衙院门瞄去的眼珠子似乎也说明了一些东西。

但凡是见到了从府衙内部出来的,有几分交情或是相识的官吏,这些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围上去,七嘴八舌的问着,话里话外就是一个意思,汉中当下究竟怎样?

自从听闻了骠骑将军派遣了张辽自天水而抵下辩,不日将兵发阳平关之后,这些汉中人就彻底不相信张则的所谓汉中一切太平,一切都在掌握的鬼话了。

而在南郑城中,自从汉中战局急转直下以来,呈现出这样一片惊惶的气氛。

整个汉中的张氏兵力其实分为三大块,一块便是张则居中,把守南郑周边,另一块就是南北两个大营,最后一部分就是阳平关。

其他的地方么……

呵呵。

对于一般人来说,尤其是一辈子都没有怎么挪过窝的土著,是难以分辨出究竟强兵和弱卒有多少区别的。就像是世界第三经常自我陶醉,就连其军方代表也未必清楚自己的兵卒和其他国家差距在什么地方。以至于汉中之人一度以为骠骑的兵马比张鲁强,这是毫无疑问的,但是也不算什么,毕竟张鲁的那些手下能算是兵么?要不是还有当时汉中土著帮着维护秩序,张鲁连地方治安都未必能够保持得住。

能胜过张鲁的,不能说明什么。

尤其是见到了张则手下的那些甲士,铁甲森然,便更让汉中南郑之人分不清楚真假美猴王了,毕竟外在的装备都一样。

其实汉中真正有战力的部队,一部分当年跟着徐庶等人进了川,一部分则是在荆襄之战的时候到了宛城,剩下的那一点点在上庸左近,又遭受了张则的怀疑和打压,除了投奔到了黄权手下的那几百人之外,其余的也就散去了。

因此实际上汉中当下,张则手中的兵卒,称不上什么精锐。

但是张则并不是这么认为的,因为张则心中精锐的标准,依旧是在装备上。穿了战甲的,比没有穿战甲的要精锐,穿了铁甲的比皮甲的要强悍,自己手下有了这么多的甲士,难道不是精锐,又能是什么?

然后在一次次的战斗当中,张则发现,即便是他的这些兵卒穿着和骠骑将军麾下近似完全一样的铠甲,也依旧不是骠骑手下的对手……

军备确实是很重要,但是军备也不是万能的。

征蜀将军魏延突然突破米仓道,一举攻破南山军寨,然后袭击了房陵之兵,解救了黄权的同时也让张则的侧翼暴露,使得张则不得不再次派遣兵卒弥补漏洞,同时也派遣出了人马对于汉中地区的魏延和黄权进行围剿。

然而不可思议的发生了,至少在张则这里是完全想不通的事情……

正常来说,孤军深入的魏延,即便是不露出什么破绽,没被抓住,也不可能支撑太长时间,毕竟没有了后续粮草来源,随时可能军心涣散,大败亏孰!

因此自己子侄甚至有些故意拖延的围剿行动,张则也没有说怒火攻心,毕竟没有输,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赢了,只要拖上十天半个月,魏延即便是再能耐,没有粮草后续又怎么活?!

可是张辽来袭的消息,顿时打破了原本的计划,张则不得不面对双线,甚至可能是多线作战的棘手局面,若是阳平关的战火也燃起,有可能就会导致连锁反应,毕竟汉中防守的地方也不少,能抽调的机动兵卒也基本上都抽调了,除非现在就能够将潜藏在汉中的魏延部队绞杀干净,否则根本没有什么富裕的人手!

然后张辽一方面的速度有可能会非常快,毕竟是以骑兵为主的部队,最新的消息是张辽的前锋已近下辩,随时可能出现在张则的视野当中,而张则还要小心从长安褒斜道和傥骆道的动静,要是这两个要道也被突破,汉中哪里还招架得住?!

烧栈道么,是最后的手段。

而且张则怀疑,即便是烧了,也未必能起多少的作用,顶多就是阻挡一下骑兵和车辆而已,至于兵卒么……

要不然魏延的兵卒怎么通过的米仓道?

南郑城防么,张则觉得问题倒是不大,毕竟南郑一开始就是汉中的中心城镇,在刘焉时代就已经是不断修缮,并且也作为了张鲁的首要据点,因此当下的南郑不仅是有坚固的城墙,也有马面射角,城门楼和角楼一应俱全,再加上张则多年的准备,防御器械倒也不缺,即便是最坏的情况被四面合围,也是至少可以支撑半年以上!

问题是城中的这些人,未必能同心同意。

这几天,已经有不少人借着这个名头,那个名义,从张则这里搞出各种的通行过所,然后驱赶着车马,载着金银细软,逃往城外!

真是一句橘麻麦皮不知是当桨不当桨……

这些聚集在府衙之外的家伙,大多数都是南郑周边的乡绅土著,其中也有不少是担任了一些官身差遣,如果直接弃官便是担心多了一个胆怯无能临战退缩的名头,便是企图在张则这里得到一个什么命令,亦或是一纸文书,以此证明自己不是孬种,不是兄弟不努力,而是那啥太猖狂,到时候大家跟着一哄而散,也就交代得过去了。

因此这些人,张则一个都不想见!

然而张则可以躲,其他人躲不了……

脚步声传来,聚集在府衙之外的人纷纷转头看去,便是见到负责南郑城防护卫的军将走了出来。负责城防的自然也是张氏的人,唤做张尚。

张尚这个军将么,虽然能力一般,但是人缘很好,所以众人见到了是张尚走了出来,便是一窝蜂的涌了过来,围着张尚就是作揖的作揖,拱手的拱手,七嘴八舌的就开始询问相关的动向。

『张校尉,眼下到底是个什么章程?还请明示!眼见着骠骑人马就快到了关前,我们都在节堂之外坐了一天了,使君也不说句话……还请张都尉可怜可怜我等辛苦!』

『张校尉,南北大营的兵马现在战况如何?这征蜀将军都在汉中盘旋数日了,竟也是毫无后续消息?这围剿一事究竟进行得怎样?可有消息传来?』

『张校尉,关中可否有兵马南下?子午谷当下又是如何?这军情急递都是从你手里过,家主可是和校尉多有往来……西郊的庄子可是住得满意?在下也是替家主多问一句,现在关系着满城官吏身家性命,张校尉莫非连这一点小事都不肯透露么?』

『张校尉,大伙儿都是一样的心思!还请告知一二,将来但凡有用得着吾等,定然是尽力……』

『张校尉……』

张尚想走,可是身边乱哄哄一群人,根本动都动不了,又拉不下脸来,被这些人推着挤着,根本走不脱,连忙高声招呼着:『各位,各位!军国大事,岂能私下谈论!让开,让开!』

一名中年的官吏根本不理会张尚那一套,径直振臂而呼:『汝欲瞒吾等乎?!如今吾等于南郑之中,刀枪之下,与张使君同进退,何必隐瞒吾等?!如今汝若不肯言,吾等便是直闯节堂,便是冒着鞭挞之罚,也要讨个说法!』

这句话算是喊出了这些中下层官吏的心声,一群人顿时大声应和起来。

本来这些非张氏的官吏,乡绅,在分批利益的时候就已经是吃了亏,现在又发现要面临危险的时候两眼一抹黑,张氏上下竟然不把具体的消息告诉给他们,这心中难免不痛快,加上在外等候也憋屈了许久,所以纵然是没有召唤擅自闯入节堂会被治罪,但是当下愤慨之下说不得真有可能不管不顾,直接闯进去!

看到局面要坏,张尚忙不迭的挥手:『冷静!诸位冷静,莫要乱了章程!』

那最先大喊的青袍官吏一把抓住了张尚的衣袍,手指都快戳到其鼻子上,『那你就告诉吾辈实情!如今汉中究竟形势怎样?!』

张尚左右看了看,然后带着周边的人往一旁走了两步,到了一旁才压低了声音,说道:『……具体军情么,抱歉,还真不能说,别急,别急,不过还是有些事情能说的……阳平关防务齐备,又有重兵把守,别说三五个月,就算是一年半载也别想攻进来……』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