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都市言情 > 逢场作戏 > 章节内容

目录

第一百二十九章:最难舍的痛就是我爱你。(2 / 2)

季溪笑了笑。

"夜恒的妈妈去找过你?"

季溪点点头。

"她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?"

"不,她给了我一份见面礼。"

"见面礼?"这倒是章慧玲没有想到的,这不像是云慕锦的作风。

"什么见面礼?"她追问了一句。

"很大的一份见面礼,不过我已经接受了。"季溪放下文件准备出去。

章慧玲忍不住追问,"接受是什么意思,你能说给我听吗,我有些好奇。"

季溪笑了笑,退了出去。

今天新年上班的第一天,顾夜恒除了忙恒兴的事情,自然也要到星耀去转一圈,所以他中午没有办公室。

季溪把自己放置在十六的一些东西全数搬到华府花园,她把顾夜恒送给他的礼物首饰精心地包好,然后寄到了临安孤儿院。

做完这些她给秋果儿打了一个电话,把自己寄了一个包裹回去的事情告诉了她,让她帮她代收一下。

"你人在帝都为什么要往安城寄东西?"秋果儿不解。

"我可能会回安城上班。"

"真的?"

"嗯。"

跟秋果儿结束通话,季溪开始盘算自己的存款,虽然她一开始就想着要存钱回安城收养孤儿,但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,她回去的步伐要比预计的要早。

而且她现在有了宝宝,回去后也不可能去找工作。

今后的路怎么走?

季溪有些迷茫。

还有,她怎么跟顾夜恒说分手。

直接跟他说四年前的事是她妈妈设计的一场戏,所以她根本就不配跟他在一起。可是这怎么听怎么都像白莲花说的话,矫情做作。

说自己怀了孩子,害怕孩子受到了伤害所以只能跟他分手。

哈,更矫情,听上去还有满满的心机。

当然这一步也存在冒险,有可能会惹恼到云慕锦,因为她警告过她,她这么做无疑是在跟她对抗。

季溪并不了解云慕锦,但顾夜恒了解,顾夜恒说他的这位母亲是个狠角色那想必是有狠的地方。

万一……

季溪不敢用自己的孩子冒这个险。

其实季溪内心也很清楚,云慕锦不想让她怀顾夜恒的孩子,是因为她觉得她是一个下等人,不配拥有顾夜恒的血脉。当然,这其中还包括对夏月荷的恨。

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女人憎恨。会影射到跟她有同样经历的女人身上。

很不幸,她现在在云慕锦眼里归属于跟夏月荷一样,为了过上好的生活不惜用上卑鄙的手段。

所以这次分手,她不能说一些废话,断要断得干净分要分得彻底。

而且要快,不能拖。

顾夜恒这个人很聪明,时间一久他肯定会发现端倪。

下午。季溪跟章慧玲请了半天假,她把云慕锦约了出来。

"我想您肯定在等我的答案。"季溪把双手放到桌上严肃地说道,"那我今天给您一个答案。"

"五千万,我从顾夜恒身边消失。"

"五千万,你也值这个价?"

"我这是在给您找借口。"季溪朝前倾了一下身,"如果我跟您要一百万,您觉得您到顾夜恒面前去说我的坏话他会信吗?明明嫁给他就能拥有上几百亿的资产,您说是不是?"

云慕锦冷哼了一声。

"还有,我要一个新身份。"

"新身份?"云慕锦不解。

"是的,新身份。因为我了解顾夜恒,我就这么走了,他肯定会撅地三尺把我挖出来,您回来把我们搅散了,不能拍拍屁股走人。得售后。"

"好,我答应你。"云慕锦高傲地仰起头,"什么时候走?"

"什么时候钱到位身份到位,我什么时候走。"季溪说完拿起了包,冷冷地对云慕锦说道,"您费尽了心思把我弄走,大概是因为十七年前您没能把夏月荷弄走却被夏月荷把您给弄走了。所以您在我身上找痛快。无所谓,反正这一切都得您的儿子去承受,只不过顾夜恒有些倒霉,摊上您这样的一个妈,闲得没事拿自己的儿子开刀。"

季溪又补了一句,"我走后,您可以再找几个人编一些故事给顾夜恒听。但别编过火,请您也考虑一下顾夜恒,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!"

晚上,顾夜恒跟星耀的一帮高管聚餐,晚上十点才回来。

他喝了一点酒,人有些微醉。

季溪扶住他,笑着小声的责怪。"不是让你不要喝酒吗?"

"身不由己。"

"我去跟你放洗澡水。"

顾夜恒点点头。

洗完澡出来,季溪扬了扬手上的吹风机。

顾夜恒笑了,"今天怎么这么好的服务。"

"不喜欢吗?"

"喜欢!"顾夜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,"嗯,你好像瘦了。"

"因为想你想瘦的。"季溪挤出一丝笑,"我以后会天天想你的,每天想每天想。"

"为了减肥?"

"是的。"

季溪把顾夜恒拉到沙发上坐下。安静地跟他吹头发。

也许是吹风机的风太暖,也许是季溪按摩头皮的手法太舒服,顾夜恒慢慢地闭上了眼睛。

头发吹干,他也睡着了。

季溪关了吹风机坐到沙发上看着他的睡颜,然后她够起身亲了亲他的脸。

"我要走了,"她说,"这一次是真的走了。我们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面了,你会怪我吗?"

顾夜恒的身子一滑倒到她的怀里。

她的脸上挂起了笑容,抱着他轻轻地拍着。

"云慕锦女士给了你一个选择题,选择一如果你跟我在一起她会想方设法地对付我,选择二你听从她的安排她就允许我当你一辈子的情人。其实这不是一个选择题,这是一道计算题,不管你怎么做最后的答案的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。"

"你这么聪明,肯定很会做计算题,而且一早就算出了答案,所以你才说她给你出了一个难题。"

"你不想失去我,我心里清楚,而现在又不是你放弃恒兴的时候,再说你选择放弃恒兴无疑把我推到危险的边缘。难,真的很难。"

"但是只要我不存在,这些就不是难题,我其实是这道题的一个bug。"

季溪无奈地笑了笑,继续说道,"当你知道我跟叶枫分手的原因后,你跟我说我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帮叶枫做了决定,你说那样是不对的,单方面一个人做决定就等同于背叛,因为我认为的并不一定是叶枫想要的。"

"你说的都对,但你忽略了一点,那就是你们都不是我,我一无所有所以任何选择对于我来说都不会失去什么,但是你们一旦选择了我可能会失去更为重要的东西,我害怕亏欠。"

季溪的泪落了下来,婆娑地滴到了顾夜恒的脸上。

顾夜恒的睫毛动了一下,他皱了一下眉呢喃了两句把脸朝她的怀里靠了靠,轻轻地喊了一声季溪。

季溪连忙擦干眼泪,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。

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://m.xcmxsw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